名茶饮料生产设备

欢迎光临名茶饮料生产设备厂家--武夷山欣源科技有限公司,专业提供福建白茶,福建绿茶,黄金桂,梅占茶,毛蟹茶,水仙茶 等等优质茗茶

茶叶世界 / NEWS

随着时间的风、飘向遥远的天际了

   想起那段说那段。有很多的故事、回眸一望是那么的遥远、随着时间的风、飘向遥远的天际。

 

从0岁开始;

公元一九五二年;摇篮里的祖国、诞生也就不到两岁半的时光。我国的工农业生产、国防建设都处在建国后的初级阶段。祖国的步履蹒跚,一切都是新的、一穷二白。

3月10号【农历二月十五】这天,冰封的北国大地迎来了初春的信息,一股春意盎然的暖流冲洗着一个个东北人赖以生存的农家院。为了备耕生产忙碌了一天的农村人吃过了晚饭、都早早的上炕休息了。

一位三十岁的中年农家妇女梳着齐肩短发、身着褴褛的粗布衣衫,衣裳在大腹便便的肚子的映衬下,显得是那么的不协调、不得体,短小而皱皱巴巴。就是这个样子、忙碌了一天的她还是最后一个上炕休息的人。

时辰临近半夜子时,劳作了一天的她刚刚要进入梦乡,却被一阵阵肚子的剧痛搅醒了,有些不舒服的感觉、她赶紧从炕上爬起来,摸着黑、慌乱中摸到了自己的棉裤、踉踉跄跄的套在腿上,顺势下地向房门走去,这时候一声清脆的婴儿哭声从妈妈的裤兜子里传了出来——我出生了。我的第一次呼吸是那样的宏亮而有力。等到熟睡的亲人们被孩子的哭声惊醒都纷纷起来,赶紧点亮了煤油灯,把妈妈连同兜着的婴儿一起扶上炕,再找来了老牛婆(就是村里的接生婆),处理善后的事情。我就这样从此走进了一个贫瘠的农村家庭。

一、二、三岁的时候、在农村出生的孩子,那条件、那环境又能怎样,是可想而知的。冬天儿时的我,两只小手经常冻得像小胡萝卜似得,手脚出现冻疮是常有的事情。夏天、更像一个野生的孩子,泡在纯天然的大自然中,整天和苍蝇蚊子打交道。不管真么样,我还是在想象中的母亲的怀抱里幸福的成长着、、、、、、。

我们东北农村的农民家庭,经过了建国分得了地主的土地耕种。后来组成了互助组(就是大家自愿组合在一起种地;当时也叫'插犋')大型组、初级社、高级社、(生产队)人民公社等阶段。

 

我记事了;

我大约四岁的时候,我对这个朦胧的世界有所印象。可能是自己的智商、发育较晚的缘故吧。当时东北的村落只能用一个字来形容,那就是【土】。可能是土老帽土老帽,就是这么来的吧。

农村的院落是用泥土砌筑围堵起来的,房子是用土坯砌成的,屋面上衫了厚厚的衫房草。冬天防寒夏季防雨。通往室外的木制房门,安在一只用破碗底扣过来做门臼的窝窝里。关门时直接拍在门框上,制作工艺不佳有的地方有一指宽的缝隙(冬天进冷气、夏天进热气)。按现在的话说透气性较好、保暖性太差。门窗都是实木的,上半部分有方形的窗户櫈,为了能透过一点点光线、要用窗户纸糊上。为了结实要糊两层窗户纸,中间用麻披纵横打上经纬线,加强固定。在抹上点豆油、既透光又耐用。夏季雨水淋湿了也不会掉下来,下半截的窗户镶有几块玻璃,冬季的室内的窗户上会结下厚厚的一层霜花,冬季的取暖就全凭一铺火炕散发热量,每家的炕上还放着一只用黄泥制作的火盆(圆形能承草炭的一种盆型工具)一般的室内都在零度以下。

室内没有像样的家具,一块木板搭在室内的一头,上面放了一些、酱油醋瓶子、洋油瓶子(洋油就是点灯的煤油、照明用的)等瓶瓶罐罐。正面一个布帘遮着,下面装了一些乱码七糟的用品,靰鞡草榔头等(冬天当地人穿靰鞡要用靰鞡草续上,要把草用榔头砸软乎了的工具)一铺大炕的尽头,有一个木制的柜子、一米高左右,里面装的是家人的衣物,柜子上面是用来剁被子用的。每天早晨起炕之后,都会把被子板板整整的叠在上面。在把箱盖上的瓶瓶罐罐统统的擦拭一遍。我妈妈当时有一个被格比较先进了(洋式柜我们的被子放到里面)

所谓的厨房就是外屋地,一个大大的锅台、一口十二印的(相当于一米直径)铸铁大锅就是我家做饭的工具。锅里是苞米碴子、苞米面子,灶台下是苞米侅子。

外面;每个家庭都有自己的院落,长长的 院脖子伸展的大街上,两侧就是自己家的园子了。夏季种一些日常吃的青菜,从没有过污染。村外的庄稼地、庄稼一片葱绿,冬季白雪覆盖的村庄大地一片洁白。那情那景永远铭记在我幼小的心灵里。这就是我童年的第一步、年复一年日复一日,搭乘着地球的免费车,在宇宙间转着、、、、、、转着。